快捷搜索:  

每天约600名志愿者服务世园会 为游客答疑“说不停”

世园会青年志愿者迎“五四”,162天的世园会将招募2万名志愿者,每天约有600名志愿者参与服务

日行超3万步 为游客答疑整天“说不停”

日行三万步,仍然不能占据运动排行榜首位,总有志愿者走得更多,工作更忙。世园会上,高校青年志愿者的身影再次出现,他们用热情周到的服务迎接“五四”青年节的到来。

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团市委获悉,为期162天的世园会将招募2万名志愿者,每天约有600名志愿者在世园会参与服务。世园会期间,将有47所高校、16个区和60个企业组织志愿者参与服务。

北京市志联相关负责人称,“五一”期间游客量大,志愿者工作压力也大,比较辛苦,但是大家精神饱满,为游客提供了高质量的服务。志愿者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,第一批志愿者车辆6点半准时开往世园会。

岗位:百蔬园、百果园

日行3万步 叫停观众摘菜吃果

“3.5万步,又登顶了。”志愿者王伟力的照片占领了封面图,他的步数稳居运动排行榜第一。

王伟力所在的百蔬园、百果园位于世园会园区西侧,和东南方向的工作人员入口几乎呈“大对角”,步行需要20多分钟。志愿者不能乘坐园区电瓶车,为了准时上岗,王伟力和小伙伴们每天5点40分起床,6点30分乘坐第一批志愿者车辆前往园区。工作人员用餐区域离百蔬园也不近,王伟力中午就餐,步行也需要20分钟。

“来这里的游客一类是对蔬菜感兴趣的普通百姓,另一类是专业观众,他们都是直接奔着百蔬园来的。我作为北京农学院的学生,和观众相互交流、学习,很开心,也有收获。”

除了为观众进行讲解,王伟力的工作还包括看护蔬菜和水果。他说,在百蔬园25℃左右的温室大棚中,番茄藤蔓像树一样高,布满了整个架子,同一株植物上既有红的果实,也有绿的果实。“两个园中的蔬菜、水果偏景观观赏类,五颜六色,非常漂亮。有个别游客出于好奇,会摘取人参果等果蔬品尝。”

看到这类情景,王伟力会马上“叫停”并和游客解释:这些景观类蔬菜和水果不适合食用,且安全性也未必有保证。“为了后续游客的观赏,希望您不要破坏展品。”

每晚6点多,王伟力和同学回到驻地,他们会摊开世园会地图,再次熟悉园区路线。“虽然我们只在百蔬园和百果园工作,但是去餐厅的路上,经常会遇到游客打听地点,我们熟悉地图,以便游客提问时给予正确答复。”

岗位:演艺中心

室外服务 手臂内外侧晒成两色

曾广琛的脸晒得黝黑,只有眼镜框和眼镜腿覆盖的皮肤是白色的。此次,他的志愿岗位为演艺中心,为草坪剧场演出、花车巡游提供服务。

露天草坪剧场氛围类似音乐节,每场演出45分钟,休息15分钟。观众席地而坐,享受国外乐团、剧团的表演。但由于场地没有遮挡物,志愿者维持秩序时会一直暴露在阳光下。

“延庆的气候是早晚凉,中午热。尤其是‘五一’的前两天,中午和下午特别晒。尽管志愿者包里有防晒霜和帽子,仍有个别志愿者耳朵后面被晒伤了。”兼任后勤保障服务的曾广琛一直提醒大家,多喝水、涂防晒也要涂到耳根和后颈。其实,他自己的手臂早就被晒黑了,和内侧的白手腕形成鲜明对比。

花车巡游是世园会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,每天表演时间一到,热情的游客蜂拥而至。曾广琛说,志愿者在花车两侧疏散人群,避免游客挡住巡游路线。有一些演员穿着厚重的服装,踩着平衡车扮演花仙子,志愿者在演员周围围成圈,防止观众拥挤撞到演员。

“虽然我们三番五次劝阻,但是个别游客还是会跑到花车中间拍照。但也有游客的善意让我们很感动。”曾广琛记得,一个小朋友本来想跑到花车里面照相,他告诉小朋友这样做可能伤及自己和演员,小朋友听后主动帮志愿者维持秩序。“我看到小朋友这么可爱,就请花椰菜演员和他击掌鼓励。”

在采访过程中,曾广琛不断咳嗽、清嗓子。“本来就有咽炎,这几天说话实在太多了。”他笑着说,当志愿者确实辛苦,自己每天步行超过3万步,脚上都磨出泡了,但仍然不能排在首位,因为永远有其他志愿者比自己走得更多。但当志愿者也很快乐,结交了不少朋友,帮游客指引到目的地时,特别有成就感。“有的小朋友送我糖吃,道一声大哥哥辛苦了。还有一次我帮一位大爷指路,幽默的大爷说,小伙子人不错,可惜只有20岁,不然我就把女儿介绍给你了。虽然只是开玩笑,但能得到游客的信任和理解,是挺幸福的事儿。”

岗位:1号门摆渡车站

游客发脾气 自己调整心态

1号门正对着热门场馆中国馆,游客量很大。5月1日,中国农业大学的王一淳在1号门园内摆渡车站“上岗”,引导游客排队,协助工作人员检票、清点人数。

当天正忙得不可开交,王一淳突然发现一位女士着急地像是在找什么。原来,女士上个厕所的功夫,孩子不见了。志愿者决定分头找孩子,游客留在1号门等孩子。

“女士只告诉我们孩子是男孩,戴着白帽子。我来到厕所,发现只有一个男孩孤零零站在那里。”王一淳说,男孩戴着白帽子,说自己找不到妈妈了。“我立马把孩子领到1号门,果然就是那位女士的孩子。”看到游客母子相聚,急了一头汗的王一淳长舒了一口气。

王一淳坦言,引导游客排队的工作不好干。不让游客插队,有的游客排长队不耐烦了会发脾气。一旦“管不住”游客插队,其他游客可能会指责志愿者无能。“虽然有点小委屈,但我们自己会调整心态,寻找解决方法,比如反映给工作人员,看能否多增派安保人员过来。”

傍晚时分,落日的余晖洒在大地上,世园会的热门场馆纷纷亮起夜灯。此时,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王一淳终于有时间领略世园会的美。“做志愿者服务他人,我们也开拓了眼界,这是一段有意义的经历。”

岗位:机动岗

随叫随到 回答问询一天说不停

世园会期间,志愿者徐安琪被分到了机动岗,哪个场馆游客数量激增,她就会被派往相应的岗位支援。她是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学生,从她的“专业”角度来看,一些场馆设计得非常漂亮,“由于志愿工作忙,我只是路过这些场馆,也在地图上给游客指引过这些场馆,自己还没来得及到里面去看看。”

“印象最深的还是在1号门区的A2问询岗亭,我一整天都在回应餐馆在哪里、场馆在哪里、厕所在哪里、买水在哪里。高峰时,志愿者几乎是被游客团团围住,嘴像机关枪一样地说个不停。一天下来,有的志愿者声音沙哑,甚至已经发不出声音。”岗亭中配有椅子,但志愿者谁都没坐。“站立能更加醒目,让游客快速找到我们,解答时站立也是出于对游客的尊重。”徐安琪说。

为了给志愿工作留下纪念,徐安琪专门画了几幅漫画。从早上5点半被闹钟叫醒,到晚上6点半“下班”,从表面精神抖擞,到实际累到腿软,她以诙谐的方式,记录了志愿者的一天。“虽然很辛苦,但听到游客的一声道谢,看到孩子露出的笑脸,所有的疲惫,似乎都值了。”她说。

新京报记者 张璐

游客数量,世园会,上岗,演员,百蔬园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